中外这几个名家声望响当当,却都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

2018-01-08 22:23

中外这几个名家声望响当当,却都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任艳

造假这个词不怎么让人喜爱,收藏界的造假就更让人抓狂,一掷千金捧回地却是一件赝品,搁谁估计也要气得吐血,对于造假者更是恨得牙痒痒。但中外有那么一些名家,自己名声斐然,却又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。

一、靠造假成名的米开朗基罗

即便对艺术不感冒的人,对米开朗基罗应该也不陌生,这位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,代表着那个时期雕塑艺术的最高峰,与拉斐尔、达芬奇齐名,并称为文艺复兴三杰。但不为人所知的是,这位艺术家最初的成名,其实造的一手好假。

米开朗基罗出生于1475年,13岁开始跟随名家学习绘画,后又学习一年的雕塑。天资聪颖,禀赋迥异,加上刻苦努力,他很快就掌握了绘画技巧。由于才华出众,米开朗基罗受到美第奇家族的赏识与重视,得以在美第奇宫里学习研究大量宫廷艺术品,打下了坚实的艺术创作基础。

中外这几个名家声望响当当,却都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

和现在特别推崇古代艺术品一样,当时的意大利雕塑市场最受欢迎的是古罗马的大理石雕像。20岁的米开朗基罗也非常喜欢古罗马雕像,为了与之相媲美和显示自己的高超水平,他模仿古雕塑雕刻了一件作品——沉睡的丘比特,还特意做旧,让它显得像刚刚出土的文物。

这件“古董”很顺利地出售了,买家是一位红衣主教。红衣主教是收藏的行家里手,很快意识到自己上当了——买到了一件赝品,但他依然惊叹于雕刻家的精湛技巧,他没有怪罪米开朗基罗,反而非常欣赏这位艺术家的才华,并将米开朗基罗召到罗马,委托其为圣彼德教堂制作《哀悼基督》雕像。

《哀悼基督》雕像一问世,米开朗基罗立即声名鹊起,成为雕刻界冉冉升起的一颗巨星。不得不说,造假让米开朗基罗打开了成名的道路。

二、千古造假圣手米芾

米芾是宋代著名的书法家、画家,与蔡襄、苏轼、黄庭坚并称“宋四家”。他不仅字、画了得,还是个出了名的“怪人”:遇石称“兄”,绝世“洁癖” ......被人称作“米癫”,但他还有一个爱好,就是造假,而且水平之高,在许多高手面前都可以蒙混过关。

中外这几个名家声望响当当,却都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

有一次,一位书画商人到米芾家推销真迹——一幅唐朝画家戴嵩的牛图,米芾一看就爱上了,但脸上又不动声色,只说,留下我看看再决定吧。商人放下画就走了,过了几天,米芾推说不太满意,让画商把画拿走。这事好像就这么结束了,但第二天画商又来敲米芾家的门。

一进门,画商就说:“把真迹还给我吧!”以假乱真骗过画商,正开心地不要不要的米芾一看藏不住了,哈哈大笑问道:“看来我的造假水平还不过关,你是怎么知道拿走的是赝品?”原来,米芾喜欢这幅画,不过无意买下,但又想试试自己的临摹水平,就偷偷临摹一幅,等画商来取画时,把假画给了画商,没想到这么快被识破。

画商倒也实诚,坦白回答:“真迹里,牛的眼睛里可以看得见牧童的身影,你这幅里却没有。”米芾不得不佩服前人的绘画水平,日后对书法、绘画更加精益求精。

现存的一些王羲之、王献之、颜真卿的传世作品,有不少都是米芾的仿本,造假水平的高超,书法功力的深厚,可见一斑。

三、让张学良“吃药”的张大千

到了近代,一说起书画造假,估计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张大千,堪称民国造假第一人了。他的造假也极具魅力,让多少收藏家、专家难辩真假,纷纷打眼。

张大千出生于1899年,8岁就开始学习画画。20岁那年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,100幅作品全部卖光,从此开始卖画为生。他特别喜欢石涛、八大山人、唐伯虎、郑板桥等人的作品,如果碰到真迹一定会不惜血本买回家,然后彻底钻研、临摹,甚至临摹不下十遍,最后笔法达到“要变石涛就变石涛,要变八大就变八大,要变唐伯虎就变唐伯虎”的境界。

中外这几个名家声望响当当,却都是一等一的造假高手

诸多前辈中,石涛的作品最得张大千喜爱,也最得其精髓,张大千仿石涛画了不少作品。当时的风云人物张学良是民国著名的四大公子收藏家,偏偏对石涛的作品也情有独钟,不惜重金收藏真迹。

张大千仿了画并不隐讳,还一再在朋友圈里发声,结果,国内和国外的收藏机构,还有许多收藏家一查,纷纷表示躲枪——高价购进的珍藏品很多都是张大千的“造假”杰作。张学良也不例外,他耗费巨资购进的石涛作品,竟然多半是一个年轻人的仿作,收藏老手就这么“吃药”了。

后来,张学良设宴请张大千,众好友都劝张大千不要去,只怕这是“鸿门宴”——造假石涛画的秋后算帐,张大千考虑后还是决定赴宴。没想到张学良在酒席间谈笑风生,并不提赔钱一事,只是拍着张大千的肩膀对宴席上的各界名流说:“这就是仿石涛的高手,大名鼎鼎的张大千,我的收藏中就有很多他的杰作!”从此,两人成为好友。不打不相识,造假成就了张大千与张学良的一段友谊。

与现在一些人不惜一切手段造假以图获取高额利益不同的是,这些古今中外名家的“造假”,是被先辈们的艺术美感所折服,怀着对他们的极度喜爱,而寄希望于通过仿制、临摹这些作品来检验自己的实力,其背后更是付出多少不为人知的心血,也正是他们高超技法的临摹与仿制,才让我们还知道先人曾做过怎样的作品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他们的“造假”实际上是一种艺术传承。

资料来源《伪造的艺术》、《宋史·米芾传》

秦简疑案:烧脑的秦朝赏金案,你能否断得清?

一位华裔日本人,破产后的一个小发明,改变了日本国运
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