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藏线上的十八个兵站

2017-11-26 17:04

二○○五年,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铺上了铁轨。二 ○○六年七月一日,第一批乘客将乘火车抵达拉萨。当世人惊叹这一发生在中国的奇迹的时候,曾经在另一条青藏线战斗过的军人更是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遥望西南,他们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……

1954年,解放军工程部队将全长1937公里的青藏公路献给了刚成立不久的共和国,一笔抹去了西藏不通公路的历史。以当时的路况、车况,开车从西宁到拉萨需时15天左右,于是出现两个问题,一是配备多少台车,才能保证西南边防部队的所有物资供应,二是在公路旁设多少个兵站,才能保证运输部队的食宿问题。 风雪严寒中,稍晚于青藏线诞生的解放军总后勤部青藏办事处、即现在的青藏兵站部逐步建立了运输和保障两大体系——配属4个汽车团,组建18个兵站、3个管辖兵站的大站、两个汽车修理厂、两个野战医院和一个通讯营。风雪严寒中,青藏公路动了,活了,有了生命,眼看滚滚车轮、车轮滚滚,一刻不歇地运行到今天。

今天,退休、离休的青藏兵站部大部分师、团首长分别入住总后在西安的3个干休所里,借着这个便利,记者在青藏铁路成功铺轨的日子里,采访了原青藏兵站部副政委赵信、原格尔木大站所属倒淌河兵站接待员王书印,见到了由赵信主编的《昆仑英豪》。风雪青藏线,渐渐地浮现在记者的眼前……

兵站就是汽车兵的家

西宁到格尔木800公里,由东往西,公路边分别有倒淌河、江西沟、茶卡、都兰、香日德、诺木洪6个兵站。从格尔木开始,青藏公路拐了一个弯儿,向南走去。由格尔木到拉萨大约1200公里,计有钠赤台、不冻泉、二道沟、五道粱、沱沱河、温泉、唐古拉、安多、黑河,谷露,当雄、两道河,羊八井,拉萨兵站10个兵站。由格尔木往北,还有大柴旦、敦煌两个兵站,位于格尔木至敦煌的公路旁边。

1961年起,曾在倒淌河兵站战斗过3年的王书印告诉记者,一个兵站,就是汽车兵的一个家,一个温暖的家。60个春夏秋冬走过,兵站经过了帐篷、土坯房、水泥砖房到如今的旅馆式服务共4个阶段,各项设施逐步完善,但全心全意为汽车兵服务的宗旨却始终没有改变。

倒淌河兵站是青藏公路第一站,离西宁100多公里,位于青海湖畔,是一个建站较晚的兵站。1961年,刚入伍的王书印随某营营部来到这里。第一批帐篷刚刚搭起,营长职务变成了兵站站长,王书印则由通讯员变成了接待班接待员。任务刚一明确,汽车洪流便滚滚而来———中印反击战打响了,青藏公路担负起输送兵员和物资的繁重任务。王书印说,最忙的时候,公路上的运兵车一眼望不到头,全兵站的同志3天3夜没有睡过觉。根本来不及做饭,过往的参战部队全部自带压缩饼干。大家在公路边上立了3个汽油桶当做锅炉,一个班负责打柴,一个班负责烧火、送水。车队一到兵站,他们的任务就是把每个驾驶员和战士的水壶添满,然后再目送他们开赴前线。

战时,兵站干部战士连轴转。平时,他们如何度过每一天?原来每个汽车连队都有一辆报饭车,正是报饭车拉开了兵站每天工作的序幕。

早上,汽车连队从兵站出发前,会有一辆干部带领的车提前开动,到下一个兵站报饭,这辆车就被大家称为“报饭车”。兵站迎来报饭车,就知道了它的番号、人数,炊事班便开始准备饭菜了。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兵站蔬菜以内地运来的土豆、白菜、萝卜、大葱为主,几种菜熬一锅,再加上几个猪肉或鸡蛋罐头,这便是最常见的菜了。主食则以米饭馒头为主,汽车部队如果有病号,报饭车报过后,炊事班便专门为病号准备一碗汤面条,这在其他汽车兵看来就像过年一般。

下午来的报饭车也报住宿人数。六十年代,兵站一间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可住20个战士,两头各有一个火炉,木板钉成的通铺,板上铺毡,铺盖由汽车兵自带。汽车兵一入伍就会领到一块防雨帆布,用它把褥子被子捆成一个包,往汽车上一扔,便是整个行程的背包。

晚上,或者半夜,汽车连队的收尾车、抛锚车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开进兵站。但只要一敲兵站值班室的窗户,里面灯就亮了,掉队战士顿时就会觉得身上温暖了许多。再过一会儿,炊事班的灯也亮了,已经封了火的炉子又捅开了,为迟到者炒菜做饭。

遇到病号,兵站专门有卫生所照料。一般兵站有两名军医,一名卫生员。汽车没油了,兵站也有加油站迎候,一名站长,两名加油员。在某一个时期里,兵站还有警卫班、电台,对付随时发生的匪情。

高原上的种菜兵

此后,当雄兵站接连创造出多个第一———在18个兵站中第一个磨出了豆腐,第一个捕回了湖鱼,第一个办起了牧场……60年来,曾经在18个兵站里战斗过的每一位干部战士,都是青藏高原上的一盏红灯。一盏盏红灯,温暖了风雪青藏线,感动着万千汽车兵。

1956年3月,念青唐古拉山东麓的当雄河畔,当雄兵站在此建站。站长常元堂的身后,齐刷刷地站着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十几员虎将。地上,则摆放着兵站的全部的家当:一副水桶,两口铁锅,三把菜刀,六顶帐篷。上午10时许,常站长抡起铁锤,砸下固定帐篷的第一颗铁钉。

当雄兵站往东30公里,是宗政府(西藏民主改革前的旧县政府)所在地,往北10多公里,盘踞着藏北土匪桑木的400多个匪徒。兵站里的10多个人,白天接待汽车部队,晚上轮流站岗。兵站第一个冬天来临的时候,燃料奇缺,敌人的封锁和破坏也与日俱增,一块大洋只能买到8斤牛粪。战士们在完成接待任务的同时,还要抽出时间到草原上拣牛粪,有时半夜才能返回兵站。第一个冬天里,他们共拣回牛粪8万斤,这可等于拣回了一万块大洋,彻底解决了兵站的燃料难题。

最初,当雄兵站炊事班只能为汽车兵提供土豆、萝卜等从内地运来的蔬菜。到了第三年,憋在大家心里的一个念头终于从站长嘴里说了出来,藏北高原,真的就不能种蔬菜?试一下总可以吧?3月,大地刚刚解冻,他们在草原一块凹地里开出两亩大的菜地。5月,他们播下菠菜、油白菜种子,也播下了希望。

第一个发现菜地里有嫩芽破土的是兵站电台的摇机员,大家立即喜上眉梢,高兴得像哥仑布发现新大陆。不料天有不测风云,一场冰雹落下来,菜地里一片狼藉。战士们没有气馁,播下第二茬种子,却又在第二场冰雹中毁于一旦。经过战争考验的常站长静下心来,组织大家总结经验教训,以利再战。

大家发现,这里五六月份气候变化无常,但7到10月日照时间长,气温较高,灾害性天气较少。种菜,也要抓住气候特点才行。于是大家在6月底再次播种,出苗之后相机用草帘覆盖。等到秋天,降雨增多,积水成害,战士们又想出了用牛、羊粪吸水的办法,秋末,兵站竟然破天荒地收获了4000斤菠菜、油白菜,汽车兵的餐桌上第一次见到了绿颜色。

第二年,菜地扩大到17亩,蔬菜品种达到了7种。此后,当雄兵站接连创造出多个第一———在18个兵站中第一个磨出了豆腐,第一个捕回了湖鱼,第一个办起了牧场……1962年,他们自产牛羊肉7千多斤,在全年只能领到240斤猪肉罐头的情况下,保证了在该兵站就餐的汽车兵每天能吃到3两肉。此外,他们种的青稞,亩产超过了百斤,为牛羊过冬提供了足够的饲料。

1962年,当雄兵站被总后勤部授予“红旗兵站”称号,荣立集体一等功,兵站代表6次9人受到毛泽东、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

唐古拉山上的红灯

60年来,曾经在18个兵站里战斗过的每一位干部战士,都是青藏高原上的一盏红灯。一盏盏红灯,温暖了风雪青藏线,感动着万千汽车兵。晚上,或者半夜,汽车连队的收尾车、抛锚车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开进兵站。但只要一敲兵站值班室的窗户,里面灯就亮了,掉队战士顿时就会觉得身上温暖了许多。

1964年建起的唐古拉兵站,坐落在海拔5300米的唐古拉山上,被称为地球上最高的居民点,总共有23名干部战士。

海拔一高,就带来了三个难题。一是气压低,水烧不到80摄氏度,米煮不烂,馍蒸不熟;二是空气稀薄,缺少氧气,干部战士身体很不适应;三是气候恶劣气温低,风雪、飞沙,一发作起来,根本睁不开眼。

于是从建站的第一天起,战士们就在兵站门口挂起一盏红灯。红灯像是一团火,为夜间抛锚、受阻的汽车兵指路,送上了春天般的温暖。1965年的一天,大雪纷飞,唐古拉山白茫茫一片,分不清哪是山,哪是路。某汽车连在离兵站五六公里处受阻,100多名战士奋战十多个小时,到晚上仍未能清除积雪。人不能离车,可是人已是饥寒交迫,如何度过漫漫长夜?连长指派通讯员找兵站求援,通讯员在雪地里摸爬滚打一个多小时,终于看到了兵站的红灯。

接到消息,战士们像接到了战斗警报,兵站立即生火做饭,把猪肉罐头、包子、大米稀饭装进保温桶里,由副站长马尚武带领4名战士、一名军医前去送饭。茫茫雪原,载有保温桶的架子车就像大海上漂浮的一片树叶,被肆虐的暴风雪吹得左右摇晃。马尚武手提一盏马灯在车前探路,数次栽倒在雪窝子里又坚持着爬起来。战士们则既要拉车,又要护车,防备车子滑入悬崖下。最艰难要数下坡,两名战士蹲在车前,用脊梁顶住车轮,防止翻车……饭送到的时候,汽车兵禁不住欢呼起来。

上世纪70年代初,时任青藏兵站部政委的郑明波在唐古拉兵站蹲点两个星期,被战士们扎根雪原、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得流下了眼泪。他从兵站卫生所得知,兵站有11名干部战士患上了高山性心脏病,20多人的血色素在20克以上,最高的28克,而29克就是人生命的极限!回到西宁,郑明波立即召开党委会议,决定此后师直机关干部每年去兵站代职3个月,换下兵站干部到格尔木大站休息,与家人团聚。同时对兵站战士的探亲休假、看病洗澡等具体问题也做了妥善安排。

60年来,曾经在18个兵站里战斗过的每一位干部战士,都是青藏高原上的一盏红灯。一盏盏红灯,温暖了风雪青藏线,感动着万千汽车兵。晚上,或者半夜,汽车连队的收尾车、抛锚车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开进兵站。但只要一敲兵站值班室的窗户,里面灯就亮了,掉队战士顿时就会觉得身上温暖了许多。
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