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古国的未来

2017-11-26 17:04

蒙古国是世界第二大内陆国家,面积156万平方公里,和中国的新疆差不多。新疆人口2300多万,蒙古国只有300万人,比北京海淀区的人口还少。三百万人大约一半住在首都乌兰巴托附近。从领土排名看,蒙古国算是大国;按照人口来看,蒙古国是不折不扣的小国。

蒙古国是一个经济落后,极端贫穷的国家。这个国家在国际舞台上,几乎没有存在感,是一个相当不起眼的国家。

前些年国际煤炭、铜铁资源价格上涨,蒙古国靠着卖资源,大赚其钱,GDP上涨很厉害。很多人就以为蒙古国像俄罗斯、沙特那样,资源丰富得不行。蒙古国资源丰富,人口那么少,平均算下来,应该不会太穷吧。

事实上,所谓的“卖资源”微不足道。蒙古国没有哪一种矿产有支配地位,哪一项资源能影响到国际市场。这个国家没有像样的产业,矿业一有亮点,就大加宣扬。广袤国土挖掘不出丰富资源,大概也和人口稀少有关系。

中国北部的蒙古高原,以戈壁为界分为内外蒙古。蒙古国是民族成分单一的国家,很多人就想当然地认为,外蒙古是蒙古人的故乡,蒙古国人民才是“正统蒙古族”后裔。在蒙古国国内,很多人也认为中国境内的蒙古族不算正宗的蒙古人。

事实上,中国境内的蒙古族,一直是这个民族的主流。外蒙古多戈壁荒漠,耕地和草场稀少,质量也差;内蒙古位于戈壁南侧,深受东亚季风影响,降水较多,土质和草场优良。这里拥有世界上最优良的干旱草场。尤其内蒙古东部,有多条河流经过,用“水草丰美”形容一点不为过。历史以来,内蒙古地区一向都比外蒙古繁荣。

中国境内有600万蒙古族人民,比蒙古国300万人还多。至于蒙古族文化,中国也保存得丰富完好。许多人说蒙古国用蒙古文字,中国境内最有内蒙古自治区,作为第二语言使用。其实蒙古国的蒙文经过斯拉夫化改造,和传统蒙文相比,早已面目全非。反倒是中国境内的蒙文,传承更为一致。

苏联时期,蒙古国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诸多方面全面苏化,被称为苏联“第十六个加盟国”。这是一段屈辱而悲惨的历史。蒙古国曾实行集体经济,对内“肃反”、“大清洗”,数以万计喇嘛、富农、知识分子被杀害。当时蒙古人口不到一百万,这种清洗对蒙古族文化造成致命伤害。苏联殖民文化渗入蒙古国,直到今天仍然以洗刷。这个国家到处可见俄罗斯的色彩。

这就是内陆贫瘠小国的困境。由于人口极少,条件恶劣,小国很难发展出灿烂发达的文化。现代蒙古族是弱小民族,不可能不受其他文化影响。蒙古国夹在两大国之间,早年全面倒向苏联,今日则国势衰弱,湮没无闻,还谈什么正宗不正宗呢。

很多中国人对外蒙古有特殊的情感,因为它曾是中国领土。有一个话题经常在互联网上讨论,当年外蒙独立,今天看来是否正确?很多人也经常问我。在我看来,国家独立与合并的实质是统治者更换。说独立是好事坏事,该不该统一,一切要看具体情况。以自由和繁荣为尺度,优劣之差别,还是可以比较出来。

抛弃民族情感,纯粹从民众福祉看,我认为外蒙古独立是一出悲剧。少数政治人物为一己之私,将漠北蒙古从蒙古高原剜出,独立建国,不止无数中国人痛心,外蒙古人的利益,事实上也受到了损害。过去几十年蒙古国人民的遭遇,今日两国人民的差距,都证明了这点。

国家成立意味着国界划定,交通物流不便,人民迁徙受阻。外蒙独立使自古完整的蒙古经济体被割裂。外蒙人民失去庞大的中国市场。他们自古以来都和内蒙古,甚至和中国内地有很深的经济联系。现在这种联系被人为阻隔。无论两国怎样友好,跨国市场的交流,始终不如国内方便。

今天的蒙古国,孤悬漠北,除乌兰巴托有一百多万人口,其余到处散落。这些人口非常分散,过着粗放原始的耕牧生活,生活仅够糊口。这样的人群在文明世界的地图,几乎没有一点光亮。囿于国界限制,蒙古国人民可迁徙生活的地方,除了乌兰巴托,就没像样的城市。由于是独立的主权国家,外国人想要进入,也没那么便利,蒙古国有再多资源,也难以开发。

贫穷容易滋生极端。今天蒙古国的底层民众,排外情绪严重。由于历史原因,他们对俄罗斯人有深切的厌恶感。许多中国人到蒙古工作,挖矿采掘,又被认为是“掠取”当地资源。身为落后民族国家,很容易滋生排外情绪——尤其针对中国境内的蒙古族人民。

前两年,有中国蒙古人到蒙古国旅游,“寻根问祖”,受极端主义者殴打攻击。(这种“寻根问祖”,很多是对蒙古文化缺乏了解所导致)。这也提醒民族主义者:基于民族主义的“独立”充满了危险的歧途。

少数政治人物为一己之私,煽动民族对立,搞独立建国,代价是割裂自然形成的统一市场,逆自由而行。因此,我并不全盘支持基于民族自治权的独立。一些国家“独立”,人民反而陷入痛苦,这样的历史太多了。

反观今天的内蒙古自治区,和整个中国市场结为一体,享受着大国市场的福利。蒙古族的民族文化得到保存发扬。中国的蒙古族人民,无论怎样贫穷,只要买一张火车票,就可以到全世界最发达的城市群工作生活。这样的福祉,是外蒙古人民所不具备的。孰优孰劣,不难看出。

最后说说很多人爱谈的“外蒙回归”。可预见的时期内,这种畅想无异于梦话。当今国际版图清晰,民族情绪炽烈,国家势力的均衡很稳定,“回归”“并吞”哪有这么容易。

站在中国立场看,“外蒙古回归”可能是负担沉重的事情,会给国家经济发展造成沉重负担;站在蒙古国那边看,很多人会出于民族自尊心,他们宁愿受穷,也要保持国家独立,对于任何“国家吞并”,一定拼死抗争。这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,侈谈“外蒙古回归中国”没有任何意义。

摆在现实面前的,是蒙古国应当如何发展,中国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蒙古国的北邻是俄罗斯,一个不断向西收缩的衰退型国家。蒙古国北境是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,自然条件比其国内还要恶劣。从历史上看,俄罗斯人并非善邻,对于发展别国经济没什么能力。蒙古国的发展希望在中国,希望中蒙两国加强经济交流,互利共赢。

这不是空话,而是真切的希望。两国人民通行便利,货物自由来往,交通和金融来往没有障碍,这对两国都有好处。今天的乌兰巴托,其城市建设已经在仰赖中国工人。中国对蒙古国的资源,既有需求,也有开发能力。两国的经济联系应该更加紧密。中蒙国境线或难抹灭,经济却应融为一体。中蒙两国应当为东亚的美国和加拿大,舍此之外,实在想不出蒙古国能有更好的前途。
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