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立波上庭前秀“保外旅游”,在美国取保候审是种怎样的体验?

2018-01-11 19:10

周立波摊上大事儿了。

去年1月,周立波深夜在美国长岛开车蛇行被拦截,警方从车中搜出毒品和枪支后将其逮捕。第二天,他在缴纳5000美元保释金后获得保释。

周立波案在被美国检警持续调查了将近一年后,去年12月18日,经由大陪审团投票,周立波的5项起诉罪名成立。这5项罪名包括:

二级非法持有武器;

非法持有枪械;

四级非法持有武器;

七级非法持有管制药物;

违反交通法规。

检方指出,若最重控罪——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名成立,周立波将面临3年半到15年的监禁。

在大陪审团起诉成立后,本月9日,周立波在长岛纳苏郡刑事法院出庭,辩护律师坚持无罪辩护,称周立波根本不知道为何车上会有枪和毒品,并表示很有信心赢得这场官司。

下次开庭时间被定为2月1日,他想要脱罪,恐怕还得与检方打一场硬仗。

不过,周立波貌似心态不错。就在元旦,他还发布了一段在曼哈顿街头漫步的视频。

视频中,他一边调侃网友,称如果大家都认为他被判坐牢,那自己能到处蹓跶就叫“保外旅游”,一边大秀绣着牡丹的中国风服饰。

在美国,“取保候审”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

从周立波这一年来的“田园生活”来看,貌似还是不错的,起码还能自由地接娃遛狗怼律师,虽然他是被迫的。

不妨来看看另一位美国本土人士取保候审的经历。

去年10月,特朗普前竞选经理保罗·马纳福特(Paul Manafort)因“通俄门”事件向美国联邦调查局自首,并被控密谋反美和洗钱。

在缴纳1000万美元的保释金后,他获得允许回到弗罗里达的家中,也可以去华盛顿会见律师团队。

但是,为了防止其逃之夭夭,他被禁止夜间活动,也被禁止靠近机场、火车站和汽车站。与此同时,他上交了自己的护照,也由定位系统追踪。

对于一个被控“密谋反美”的人来说,能交完钱回家躺躺,待遇还是不错的。

不过,所有的美好都有一个前提——你得交得起保释金

周立波的目前的保释金依旧维持在5000美元,或许这对于坐拥美国豪宅的他来说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然而,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幸(you)运(qian)的。

美国的保释金制度由来已久,各州略有差异。一般来说,当法院告知被告必须交付一定金额的保释金才能获得保释时,被告有两种方式获得保释:

第一种是直接交付全数保释金;

第二种是雇佣保释金经纪人,交付保释金的10%作为酬劳,让其为自己作保。

然而,很多轻罪案件的嫌犯都只有第一种选择。

如果保释金额相对较低,比如低于2000美元,第二种选择根本不存在,因为雇佣经纪人难以从这种小额保释金中赚到足够的钱,从而拒绝“接单”。

而美国大多数刑事犯罪的被告都是穷人,由于无力支付保释金,这些人只能关在监狱中等候审判。

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在纽约市,每年大约有45000人因为无法支付保释金而入狱。

虽然市级法院的保释金金额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通常10名被告中只有1名能够负担。

更残酷的现实是,即使保释金定在相对较低的水平,例如轻罪案件中的保释金被定在500美元甚至更低,也只有15%的被告能负担得起。

而每年因无力承担保释金而被送进监狱的人成千上万,他们不仅失去了工作,失去了子女的监护权,甚至还会失去生命

美国律师事务所的一项调查发现,暴力文化在监狱中根深蒂固。

据统计,2014年,狱警对囚犯暴力相向的事件达4000多起,囚犯之间的暴力也普遍存在。根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获得的惩教署文件,2014年,监狱中发生了108起砍刺事件。

一位无法交付保释金而入狱的囚犯如是说:

“这里很危险,人人为己。你可能会受到虐待,可能会被强奸,可能会被勒索。这些都如影随形。”

2010年,16岁的非裔少年布劳德因被控抢劫而被关押,由于无法负担3000美元的保释金,布劳德在纽约雷克岛监狱中度过了三年,最后无罪释放。

然而,这段灰暗的岁月对布劳德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在监狱中,他备受狱警虐待,2015年,被释放的布劳德自杀而亡。

另一方面,因付不起保释金而入狱的“嫌犯”也有损社会公正,造成资源浪费。

2015年,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向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(NAACP)发表的讲话中说:

“应有的公正缺失,大规模的监禁使我们国家变得更加糟糕,我们需要做点什么。”

2013年的数据显示,美国为世界上监禁率最高的国家。

而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每时每刻,都有将近45万美国人遭遇审前拘留,这个数字既包括被剥夺保释权的人,也包括那些无力支付保释金的人,但不包括统计不全的地方囚犯人数。

如果算上地方监狱的囚犯人数,据统计,在某个年份,全国各地的市县监狱曾一度接纳了1100万到1300万人。

实际上,如今不少美国法律机构都反对现有的商业性保释金制度。因为在这个制度下,从事犯罪活动的有钱人能花钱买自由,这对于穷人和中产阶级构成歧视

2015年,纽约市议会拨款140万美元用于救助低收入嫌犯,迈出了试探性的改革步伐。

去年8月,纽约州参议员吉纳瑞斯认为,目前的保释金制度是对低收入阶层的歧视,他提出了两个方案以改革纽约州的保释金制度:

第一个方案是将保释对象限定于轻罪罪犯;

第二个方案是采取担保人保释,被告有人身自由,但需要定期向担保人报到。

看来,美国想要建立一个公平有效的保释金制度,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文/方辰

本文为外事儿(微信ID:xjb-waishier) 原创内容,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和使用。
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
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
分享到:
© 2017 博鳌网 http://www.boaeo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059344454@qq.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